欢迎进入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道真 » 历史沿革

走进道真

历史沿革

  • | 打印本页 |  关闭本页 |

建国初期,贵州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的反革命暴乱,一些地区国民党起义部队发生叛变,勾结国民党原地方武装及反动势力,向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反扑,匪情严重。3月29日,中共贵州省委、贵州军区为加强交通沿线和重点地区的守备力量,决定暂时放弃边沿地区的21个县,集中兵力实行重点清剿,歼灭土匪。道真地处黔北边陲,交通不便,山高林密,沟壑纵横,匪情严重,属于战略撤退、暂时放弃的县份之一。

1950年4月2日 ,道真县人民政府电台抄收到中共遵义地委、遵义军分区命令,县人民政府及解放军部队立即撤离道真,转至绥阳待命。

在道真县人民政府和驻军部队撤离道真后的一段时间,以黄守瑛为首的土匪,疯狂地骚扰偷袭解放军,妄图阻止解放军进入道真境。驻南川、武隆两县的解放军多次打退土匪进攻,并派部队进入道真境内侦察匪情,剿灭土匪,由此发生了解放军清剿土匪的多次战斗,其中石人山、大磏坝、白炭窑子几次战斗尤为突出。

1950年我军在深山丛林中搜剿土匪

(时盘棋 摄)


激战大磏坝


大磏坝场是道真的西部重镇,是西通南川、北往三桥至武隆的要隘。地处老鸹山、铧耳山、大茅坡(又称箱子坪)三座大山所夹的一小坝,军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

中国人民解放军两战石人山后,部队从南川大有推进到南川境的庙坪、刘家沟、槽田等地扎营,并不时派小分队深入到石人山、尖山子、三元场以及球子岩、小箐口等地侦察巡逻。土匪在石人山两次受挫后,在大磏坝至大垭口一带遁迹。解放军常派便衣到大磏坝街上观察动静。

1950年8月14日,解放军派出一个排开进大磏坝,未遇任何阻力,当天下午撤回原驻地。8月30日,解放军营长(姓曹)和连长(姓苏)率一个连从大有出发开进大磏坝扎营,并同时派一支兵力驻盛家坝以便前后策应。部队在大磏坝下场口、中街、上场口三处扎营,电台设在中街龙云辉家靠街面柜房内。每天清晨,向深沟子、复兴场、大垭口各派一个班的大排步哨。留营部队则整天帮助老百姓推磨、舂米、挑水,开展群众工作,密切军民关系。

众股匪丢失石人山,又见解放军进驻大磏坝,心惊胆颤,惶惶不可终日。为图苟延残喘,众股匪绞尽脑汁策划,企图把解放军赶出大磏坝。9月11日,张仲才、张九成、韦懋林、时应昌、文世泽等匪首及“神兵”土匪头子左范生、陈焱清、冯在洪等,齐集复兴场,于当日晚潜入大磏坝。

次日拂晓,韦懋林、时应昌率匪200多人于老鸹山仙人洞(今大磏镇政府驻地之后面)隐蔽;张仲才、张九成率200余人于箱子坪(与仙人洞对峙)埋伏;文世泽率数十人于万天宫一侧,依幺店子的石墙隐伏。待解放军所有大排步哨出发后,乘虚攻打大磏坝。先是左范生、陈焱清、冯在洪带的100余名“神匪”在黄家槽森林处喝“神水”、念“咒语”之后,沿着从北到南的一条深沟潜入李兴培房后,一股“神匪”摸进房内,一股直扑下场口苏连长驻地。顿时李兴培房内杀声冲天,两山隐敌枪声大作。扎营下场口的解放军哨兵立即鸣枪告警,苏连长迅即率队投入激战。令驻李兴培家中的部队速撤禹王宫(今镇政府驻地);驻上场口的部队阻击箱子坪山上之敌;驻下场口的部队一部阻击仙人洞之敌,一部由连长亲率迎击冲来之“神匪”。苏连长率队跃出营门,恰与头裹红巾、腰系红带、口念“打不进、杀不进”的30多名“神匪”相遇,情势十万火急。苏连长当机立断,与“神匪”展开白刃格斗,战士们用刺刀奋力拼杀。当杀至一瓜架(种瓜搭的架)之下时,瓜架被撞而垮塌下压,解放军趁势跃出,用冲锋枪扫射,“神匪”慌乱,向来路退却。部队乘势追击,撤向禹王宫之部队趁势而出,会同苏连长合力追歼。此时,先期设伏的文世泽匪众依石墙屏障阻击,掩护“神匪”撤退。正好派往复兴的大排步哨闻枪声,急行军返回,逼近幺店子,向土匪扫射,文匪溃逃。“神匪”被解放军南北夹击,“神兵”头子左范生、冯在洪当场毙命。两山埋伏的匪众早已逃窜。

激战约3小时,战斗结束,解放军缴获刀矛数十件,击毙土匪14名,击伤和俘匪数十名。解放军战士牺牲2人,受伤4人。当天晚上,驻大磏坝的解放军撤往盛家坝宿营,静观匪情。第二天,解放军部队从盛家坝再次挺进大磏坝,其主力设伏于山坡岩脚,只派几名战士进场诱敌。土匪仍在老鸹山、箱子坪、铧耳山盘旋。其初见解放军人数不多,企图攻打。当铧耳山的土匪发现设伏的解放军后,便丧魂落魄地惊呼:“解放军有埋伏!”众匪闻声急逃。解放军计在诱敌,见土匪逃跑,便撒回盛家坝。次日,部队全部撤回大有。